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评论
评论

《中国文化报》对话赵建成:好的人物画必有技术难度

发布时间:2014-10-14    点击:
<  赵建成从事绘画创作研究40余年成就斐然,曾连续5届在全国美展中获大奖,并多次获国家级重大展览的奖项。近年来他创作的“先贤录”大师肖像系列作品震动画坛,为国家重大历史题材创作的巨幅国画《国共合作》影响广泛。2012年,赵建成将拍卖其大批赝品的北京琴岛荣德拍卖行告上法庭,颇受瞩目。一向低调的他也因此接受了《中国文化报》记者的专访。
   谈官司:艺术市场立法迫在眉睫
   据赵建成介绍,自己于2012年5月20日通过某网站的拍卖预告得知北京琴岛荣德公司成批量地上拍了14幅署名“赵建成”的作品,其中10幅非本人所绘,且仿制的是其重要创作“大师肖像系列”作品,其中包括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等。他于次日分别通过邮件和电话通知北京琴岛荣德公司该部分作品为赝品,要求撤拍。但直至当年5月27日拍卖会在山东济南照常进行,该公司未给予任何回应,且该部分作品在本次拍卖会上全部成交,成交金额总计30余万元。
   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赵建成随后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递交了诉状。
   “当时我接到很多收藏界朋友的来电,说这批画署了我名字的作品,画质很差,而且标价很低,均询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当时我一看到拍卖作品的图片,就断定是假的。过去有些拍卖公司也拍过我的假画,数量不过两三幅,但这次是大批量的,而且都是我的代表作,我非常吃惊,不能再容忍了!”赵建成说,自己极少应酬,历来有很严格的自我要求,他所有的创作,包括进入市场的作品,都是认真画的。        赵建成认为画家本人有鉴别自己作品真假的话语权。“我的作品,第一有原创性,第二有独特的风格,第三有技术的难度。我画这批近现代文化大师,旨在寻求这个时代的精神坐标,因为他们是20世纪思想启蒙的先驱和大家,他们在文化思想史有不可估量的价值。我是带着崇敬的心态创作的,力求接近他们的内心世界和思想高度。在技术难度和精神内涵这两个方面,作伪者很难达到。”
  由于现行拍卖法的免责条款,当前国内拍卖行上拍假画司空见惯,很多买受人买到假画只能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吞”,而画家看到自己的赝品上拍,也多半是敢怒不敢言,不愿花力气打假。赵建成认为,在当今文化大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在举国上下呼唤诚信的浪潮中,北京琴岛荣德公司“知假卖假”的行为可以视为欺诈,应当予以惩治。
        “我们的文化市场起步太晚,历史太短,这些年才形成一定的规模,但一直缺乏法律规范,两方面是不同步的。绘画本来是给人们精神陶冶、心灵净化的艺术品,但是由于文化市场的污浊,绘画似乎也变丑了。我认为艺术市场立法迫在眉睫。”开庭时赵建成亲自出庭,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庭外调解,最终把这场维权的官司进行到底并胜诉。同样,赵建成老师也希望通过这个案例让更多的人来关注拍卖的现状,关注画家的知识产权,关注文化行业的自律和诚信。
 
  谈创作:不和同时代画家横向比
  赵建成第一本个人画集《赵建成水墨写实人物画作品集》由华艺出版社完成了出版发行,作品集收录了“先贤录”“西部放歌”“月语清风”“行者无界”等4个系列。其中,“先贤录”收录了为康有为、梁启超等历史文化先贤塑造的个人肖像25幅;“行者无界”收录了其连续5届美展的获奖作品,包括《铺路石》、《厚土》、《金秋》等代表作。
  “先贤录”系列作品以精谨写实的头部塑造、内心性格的精神刻画和灵活多变的笔墨身躯营构的样式,成就了赵建成独具风貌的绘画语言,也奠定了赵建成作为“徐蒋体系”第三代领军人的学术地位。美术理论家刘曦林称“赵建成的绘画是以形写神、写心的中国肖像画传统与现代精神遇合的火花,在中国水墨人物肖像画的长廊里标志着新的里程”。
  “衣服、身体是抽象笔墨,面部缩小了看很写实,但看原作其实是抽象的笔法,这种画法是我自己创造的。一笔上去干湿浓淡要达到这种效果,需要很高的技巧。比如,这一块是灰调子,一笔下去重了,这张画就坏了。”赵建成对自创的笔法颇为自豪。他在绘制人物肖像的面部时,并不是简单地用毛笔画素描,而是运用了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的皴法,一笔笔的皴擦点染让人物的面部立体丰富起来。
  与共和国同龄的赵建成,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创作部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华文化发展促进会理事,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委。
  在谈到当前人物画工细有余、写意不足的弊病时,赵建成说:“现在的年轻画家,画得很拘谨,品位偏俗,缺少写意精神,主要原因是笔墨功力短时间内达不到,所以水墨人物画家的成熟期通常比油画家要晚。”他认为,当代中国画还有一个问题: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这是把古人的说法误解了。这个问题在很多画家身上体现得很明显。“作为人物画家,我是画写实的,如何塑造形神兼备的人物,如何在作品中透视社会现实,我用绘画的形式来表达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立场。”
  对于“‘徐蒋体系’第三代领军人”的赞誉之语,赵建成谦虚地表示:“人物画挺难的,自己水平还不够,没有达到理想的境界。”他平日很少抛头露面,习惯了宁静淡泊的生活,书斋博览,砚田耕耘。“我的目标不是和同时代的画家横向比。我提出画家应该纵向比,画山水的,和范宽、黄公望比比;画人物画的,和任伯年、蒋兆和比比,和西方的人物画大师比比。这样一比,就知道我们应该多方取法,没有什么理由去骄傲。无论张三李四,无论年轻年长,只要他画得好,都值得我们去借鉴。”

上一篇:木石化笔墨 金石掷有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