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理论
理论

浅谈吴道子、梁楷与现代水墨人物画

发布时间:2014-07-16    点击:
<   在中国画的历史发展长河中,特别是在中国人物画的发展进程中,不能不提到吴道子、梁楷这两人的绘画艺术。他们的艺术成就不但影响到自唐以后的历代人物画家,同样对现代水墨人物画的发展,仍然有着很大的影响。
    吴道子,生活在国势强盛,经济繁荣,文化艺术飞跃发展的盛唐时期,出身下层社会由民间画工成为宫廷画师。唐朝佛教、道教甚为流行,画工多描绘宗教题材的人物画,吴道子尤擅画宗教故事画,他画的神像被称为“吴家样”,成为当时一种样版式的艺术形式,被尊称为“画圣”。吴道子的出现有其深厚的社会基础,并非出于偶然,当时的唐朝东西两京——洛阳和长安,是其文化中心,曾经出现像阎立本,尉迟乙僧这样的绘画高手。《历代名画记》说:“盛唐至今二百三十年,奇艺者骈罗,耳目相接,开元天宝,其人最多”。如吴道子、王维、张操、李思训、曹霸、陈闳、张萱等,再加上数以千计的民间画工,争强斗胜,群芳汇集,各显神通,绘画之盛,蔚为大观。丰厚的艺术土壤,不断的艺术传承,良好的艺术氛围成就像吴道子这样的艺术家。
    吴道子的出现,是中国人物画史上的光辉一页,他吸收民间和外来画风,确立了新的民族风格,他用状如兰叶,或状如花菜的笔法来表现衣褶,有飘动之势,人称“吴带当风”,形成自己独特的纸描特色。
    尽管吴道子画了大量的佛教壁画,据《西京耆旧传》说:寺观之中,图画墙壁,凡三百余间变相人物,奇踪异状,无有同者。但真正保存至今的作品并不多,多为这宗记载或后人摹品,《送子天王图》相传是吴道子较早的一幅作品,(传为宋人李公麟的临摹本)此画主要描写佛教始祖释迦牟尼降生以后,其父净梵王和摩耶夫人抢着去神庙祈福,诸神向他礼拜的故事。
    梁楷、南宋画家,“嘉泰”年间画院侍诏,据元夏文彦《图绘宝鉴》记载:其善人物、山水、僧道、鬼神、师从贾师古。自唐至宋、中国绘画的主流是以工笔为时尚的,工笔画被视为正统,而梁楷创作的新法,被称为“简笔”。梁楷简笔画的出现是和其性情有直接的关系。
    梁嗜酒如命,性格豪爽奔放,放荡不羁,在位画院侍诏期间,曾赐金带,不受,挂于院内,由于其放荡的性情,梁被戏称为“疯子”。
    梁楷的代表作品是《泼墨仙人图》,作品最直接的感觉是,没有可以描绘的对象,没有多重的勾染,有的只是感情的自我直接宣泄,有的只有准确到位的笔墨楔接,把作者挥毫瞬间的情感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梁楷的“简笔”人物画对后人的视觉语言创造,对中国写意性绘画语言形态的发展和完善,都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自明清以后,漫长的封建社会进入暮年,工笔人物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人物形象城市化是明清工笔人物画的通病,这一时期以唐伯虎、改琦、费晓楼的仕女画为主流,人物形象以小眉、小眼、尖下巴为主,缺少个性化、生活化。曾鲸在肖像画中采用没骨画法以及陈洪绶“宁拟勿巧,宁丑勿媚”的艺术风格成为那一时期少许的几个亮点。
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在新的意识形态下,美术的大众化趋势和现实主义美术创作被确定一大批描绘工农兵题材的作品相继出现。其中也不乏优秀的作品,他们在吸收传统艺术的基础上,采用新题材、新的表现形式,使中国工笔人物画得到很大的发展。
    写意人物画的发展远没有工笔人物画那么幸运,梁楷的写意人物画创造,在整个中国画的历史长河中只是一次曙光的显现,好似黑夜中的启明星,孤独而寂寞,自他以后就没有出现过一人堪称大师的写意人物画家,梁楷成了后人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当然,这个高峰只是里程碑意义上的,但却是下次实际意义上的高峰的转折点。
    现代写意人物画,首先强调一个“写”字,在梁楷那个年代,等同于描画,也是基于此,梁楷的写意人物画被称之为“简笔画”,自元以后,“写”的含义变成书写之意,即以书法性的笔墨来描写物象,其次是“意”,其第一层含意是指物象之大意,用以区别工笔的具体细致,第二层含义是物象的精神,第三层则是画家自己精神的移入,个性的体现及象征寓意等。写意人物画在“写”的基础上重点在“意”。要“得意忘形”,不可过于拘泥细节的描述,要不似而似之,有的要视而不见,有的重点描述,删繁就简乃至变形皆可为之,梁楷不论是泼墨仙人,还是云祖撕线截竹,还是画李白都是表现其明显特征,但却忽视了形象细致刻划,容易出现过于概念化使人物形象的准确性大大降低,这也是写意人物画先天的缺陷,需要后天弥补拓展。
    梁楷所处的时代,有提出“书法入画”,他只用粗纹笔线与块面来作画,用墨不符合书法美学要求。因此,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他的写意人物画还不是极品。若和吴昌硕、黄宾虹这样的写意画大师相比,在其书法性笔墨美上有很大差距,明代吴伟等人的写意人物画,在写的层面上也有缺憾,清代画家虽然“写”“意”兼备。却大多题材狭窄,只有任伯年题材较为宽泛。他把写意用于肖像画的写生,是个大突破,可惜他的笔墨缺乏书法的修养,所以如果认为古代写意人物画已称登峰造极,能事已毕,十全十美,使现代画家无所作为了,那无异于画地为牢。
    正因为古人为臻极致,才留下一座尚有丰富蕴藏的金矿供今人去开采,这是现代人物画家的福分,尽管写意人物画呈现出一片流派纷呈百花齐放的局面,然而人们好像总是不满意,总认为今不如昔。现代写意人物画可分为两个发展阶段,从二十世纪初至七十年代末为写实主义改造期。在人物画中引进西画素描速写,企图克服传统写意人物画造型因“不似之似”而影响表现面的缺陷,为了形象准确,大量运用素描中的明暗皴擦技法的快速的线条速写塑造,牺牲了书法用笔“写”的优势,影响了写意画的综合质量,总是被传统审美观念斥为没有笔墨写意不写,终逊古人一筹,起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浙派”写意人物画,重视书法功力将写意花鸟的笔墨融入列出写意人物画的写生创作中,在“写”的发挥以及“写”的笔墨质量上,已经达到相当的高度。
    对于当代的写意人物画,人们仍然不尽满意,主要原因有:一是笔墨上没有超越,主要体现在“写”没有超越,二是“意”的表现上还有差距,三是在题材上没有超越,但有一批写意人物画家却在不断地探索,他们力图把它作为写意人物画的延续,并将他推向极致,他们有着明确的目标和光明前景,为代表的画家主要有方增先、刘国辉、吴山明、刘文西、吴宪生等……….
    他们在不懈地进行艺术本体探索,艺术形式的探索,给当代人物画坛注入生机和活力。
    吴道子、梁楷作为他们那时代的人物画家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作为现代写意人物画家,要在吸收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地探索写意人物画的新路子,这是一个革新的时代,继承和发展是永恒的主题,中国画、中国现代人物画的发展,需要我们一代人甚至几代人不断地去实践和探索,也许只有那样,中国现代人物画才能像山水、花鸟那样,出现一个又一个的艺术高峰,创造新的艺术辉煌。

上一篇:大写意的现代魅力——兼论水墨人物画的现状与趋向
下一篇:现代水墨人物画造型艺术的本体取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