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理论
理论

当代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特色及艺术发展规律

发布时间:2014-07-16    点击:
<   中国水墨人物画,这一艺术形式具有悠久的历史,是中国画中成熟最早的画种。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以线为主要造型手段,以笔墨传情达意,以“形神兼备”、“以形写神”为造型原则的绘画形式。它使用的工具和材料是传统的笔、墨、纸、砚。经过历代画家的不断创造,使我国的人物画形成了艺术特点鲜明、形式丰富、技法多样、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的绘画风格,在世界艺术史上享有很高的声誉。
    早在新石器时期的岩画中就出现了大量的人物形象,其人物造型古朴、色彩单纯、线条流畅、富有想象力,表现了人们在生产实践和社会生活中的现象和愿望。那么,战国帛画的发现,使我们看到了最早的中国画原迹,是研究中国人物画的重要文献。从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战国时期中国水墨人物画的造型观念、绘画形式及工具、材料,也了解到我国绘画最早就是意象造型,人物形象富有装饰性,以线造型为主,线既起造型作用又起着装饰作用。画面颜色使用了朱砂、铅粉等矿物质颜料,对比强烈,色彩绚丽,具有高度的艺术价值,反映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艺术才能及审美观点。
    水墨传统发端于唐代,是经由历代的水墨实践者通过实践不断总结而形成的历史积淀和智慧结晶。它表现一个体系。然而,传统终究是要发展的,时代的变革给传统注入了新鲜的血液。20世纪初,实质是为水墨画与西方艺术在不同方向上的融合迈出了坚实的脚步。其间产生的震撼人心的艺术作品,世人有目共睹。
    纵观历史绘画的长河,人物画能延续几千年而经久不衰,是因为它始终以其独特的艺术形式,表现人们的生活和社会活动。由于它有深厚的群众基础,艺术形式适合我国人民群众的审美要求,所以,中国水墨人物画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有所发展,为我们今天研究中国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创作提供了很好的素材,对中国人物画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
    至今,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造型写生仍然是中国画教学中具有挑战性的学科,由于其特点,表现人物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因此笔墨与造型能力还需我们在以后的绘画研究中去探索、去解决,从而进入研究领域,我们决定进行本课题的研究,才能使造型能力在笔墨造型表现过程充分得以体现。
    进入20世纪,中国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所面临的时代变革问题,是前所未有的,水墨人物画家所遇到的困惑,也是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的画家都不曾遇到过的。正是异质文化的入侵,带来和加剧了本土文化的变革,一成不变地继承传统绘画的衣钵已为时代所不允。回首20世纪的中国水墨人物画进程不难看到,对传统的创造性转化与变革,已经构成为这个世纪的基本主题。谁把自己的艺术摆在变革与转化这个基点上,谁就自觉融入这一历史的洪流之中,自觉肩负时代的课题,成为时代关注的画家。
    第一点:现实主义这个概念远远不只是一个流派,而是审美的观念,是占主流的一种审美观念,就是真善美的审美观念。不管中国艺术,还是外国艺术,占主流的、核心的还是强调真善美的,或者表现大自然的奇美,或者表现人类社会的生存发展。从整个审美观念发展史来说,占主流的还是真善美的观念。
    第二点: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特色是我们民族文化艺术振兴的一个基础,一定要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可能振兴我们的文化艺术。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特色拥有最大生命力和最大包容性,可以吸收其他流派很多东西,但是基本的应该是写实,这是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特点。
    在20世纪上半叶,融合西画最有成就的画家当属徐悲鸿、林风眠、蒋兆和,倡导写实主义的徐悲鸿具有坚实的西画素描造型技巧,并将明暗渲染用于肌肉和骨骼的表现与传统线描融为一体作人物画,产生了《秦戈尔像》、《李印泉像》等新型肖像画;巨幅大构《九方皋》、《愚公移山》借用西画祼体或半祼体造型,或暗喻社会现实,或寄寓挖山不止的民族精神;其狮、马等动物画形象进一步将西画造型与笔墨发挥冶于一炉,在社会上产生了强烈反响。蒋兆和深受徐悲鸿艺术思想的启迪,于中西融合一途深入开掘,坚持以穷苦大众的悲剧性命运为艺术主题,以《卖小吃的老人》、《阿Q像》、《流民图》为代表,将现代水墨人物画的表现力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以徐悲鸿为代表,以蒋兆和为主力的这一流派,主要为中国人物画由古到今的转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并且体现了西画写实主义的引入对于中国现代现实主义人物画的创立所具有的参照意义。
  自上世纪30、40特别是50年代以来,中国画在触及现实,贴近人生,自然和艺术构思,笔墨语言方面已形成了一种新的传统,这种在传统基础上创新的作风形成了中国画在现代中国的主流形态,如人物画大量融合中西艺术造型语言,将人物置于某种情节或情境之中。进入新时期以来,中国画的主流依然保持着贴近生活的传统,但却摆脱了图解时事、政策的局限,尤其人物画的现实主义精神得以回归,当文学界呼唤着真正的现实主义精神,出现了知青文学、伤痕文学之际,美术界也在同一起跑线上,如《太行铁壁》(王迎春、杨力舟)纪念碑的构思及相应的雕塑感的追求,《生民——1885·旧金山·黄遵宪与华工》(赵奇)群像式的构图及其碑铭感,《矿工图组画》(周思聪、卢沉曾参与合作)、《上海,你早》(施工畏)、《历史的定格》(陈钰铭)、《南京大屠杀》(蔡玉水)时空错位及形象叠合手法的运用,《走出马颜喀拉》(李伯安)写语言与大铺排的整体气氛节奏的营造,都可以看作现实主义人物画追求变革或强化现代感的实验。新浙派的吴山明、刘国辉等糅合了较多的文人山水,花鸟笔墨,或如辽宁画家王盛烈等进一步增加了写实素描般的皴擦,或没骨为之,或参用肌理,呈现出空前多样的格局,此即形式的解放,亦即思想的解放和个性的解放。传世作品《八女投江》表现了抗日联军八位女战士英勇不屈的精神,给观众带来了强烈的艺术震撼,作品更把女战士对自由、对尊严、对和平、对未来充满积极与渴望的眼神展示得淋漓尽致,细腻传神。强烈的民族忧患意识及民族自爱自强精神,作者以历史题材为切入点,关注民族命运,挖掘人性本质,通过作品来提醒人们,决不能让历史的悲剧重演。
    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是在写实主义基础上又融入了作者对人生对社会的思考或人文主义的思想。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是在当今众多艺术手法、艺术流派中最难的,对艺术家的全面素质要求最高。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在中国当代的意义不仅在于中国美术发展阶段的学术意义及技术高难度,还在于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获得了社会各阶层广泛的认同与共鸣,因而最具有现实的意义。从事高等教育的美术院校,特别要提倡与引导现实主义学术方向。
    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特色应该是一种理念,一种艺术观,一种人文精神,包含艺术家的理想、追求,以及关于艺术与生活、精神与现实、心灵与自然这种关系的认知总和。我认为21世纪的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特色是立体的、丰满的,赋予人文关怀和生活热情的。可分为以下五个方面:(1)艺术理想应该是真善美的;(2)审美取向应该是正大开张明朗的;(3)创作取向应该是关注人生、贴近自然,天人合一的;(4)传达手法应该以写实为主;(5)在风格上应该体现出真情实感,体现对艺术与人生的独特感悟和审美发现。这五个要点实际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个精神层面,一个艺术传达层面。我们谈现实主义,只谈精神,或只谈技法,都不全面。也就是说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精神与现实主义的手法之间有一种内在的有机联系,我们只要把这种关系理清楚,才能更好地传承和发扬现实主义。展望21世纪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特色在中国的发展,会有强大的发展生命力和非常美好的发展空间。
    当代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特色在接受了西方绘画思想、方法后,经过整合、处理,构建了全新的表现形式,在形的描绘上,笔墨呈现的效果多层次地反映了智性潜能以及抽象思维美学所蕴含的审美情调与意境。遂使画面具有了时代感和生活气息,成为新的水墨语言形式。事实上,进入21世纪的中国水墨人物画,仍然处在从传统向现代的转换过程中,最主要的标志,是在对形的认识、形的表现、笔墨语言技巧的丰富与自由度扩大方面,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形势和面貌。
    我们今天重谈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就是试图跳出其狭隘的传统模式而重新构筑水墨的现代意义。我们知道,当水墨成为艺术发展中心主要的表现手段时,其技巧形式亦通过历代的积累和不断完善,逐步形成了一个完美的体系。而这种体系的建立却使它最初的精神本质在此过程中慢慢地消失,古人的创意成了束缚后人的精神枷锁。以致到20世纪初,水墨作品大多表现为对传统题材的简单重复和刻意追求,对水墨的评判标准也都是建构在古人的理论之中。在千余年的水墨发展过程中,其审美理念、物质材料以及评判标准互为依存,形成了一个超稳定的艺术形式。观念性创新便成为了其发展的首要任务。
    然而,在中国水墨画历尽千年的发展所形成的高度程式化、概念化、使中国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发展到东西方文化大融合的今天,形成了具有普通意义的现代艺术体系。如何渗入当代气息和当代精神;如何拓展它更广阔的表现领域、丰富的表现手法和样式;如何表现新的审美标准和审美趣味;围绕着中国传统水墨艺术的现代性问题,用当代观念学理性去思考和探索。
    中国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已经走向世界,已形成自己的现代特殊性和品评标准。由于环境的变化,水墨画应富于新的内涵,必然呼唤其艺术的创造与革新,但它毕竟不同于西方现代艺术,正视现实对中国艺术的促动和制约,方能获得思想解放和创造自由的主体意识的发挥。“反传统”是浅薄的,“守传统”是可悲的,中国水墨画仍然将在继承中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不应固化为外国人眼中亘古不变的古董。需要的是正视外来艺术包括现代艺术的影响,在选择性的接受中有助于中国水墨画现代形态的形成,而不是尾随他人的足迹,在这个时代里,既要意识到艺术的自由性,也要意识到艺术的责任感;既要意识到艺术的创造,也要意识到艺术的继承;既要意识到艺术的民族性,也要意识到主动开放的时代特点。我们终会寻找到中国水墨画前行中以创造为主导的继承与变革对立统一的辩证思维。作为新时代的中国水墨画的主潮,怎样实现由它的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的转换是问题的关键。人们对此会有多种选择,并在各自不同的实践中接受社会的检验。争论体现不同的审美趋向和价值判断的差异,而实践的深入与拓展却证实了空想与臆断的浮薄。
    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精神的意义是要求艺术家有强烈的社会意识、文化意识和精神意识,要求艺术家有强烈的时代使命感和责任感。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是艺术家在创作时努力使自己描绘的形象客观化和接近现实事物,并在深刻认识事物本质的基础上典型地表现生活的真实。我努力挖掘生活本身的美,力争使作品关注现实,但又游离生活原型,努力追求现代艺术品格,但又与流行派拉开距离。现实主义创作的基本原则,决定了它所展示的独特艺术魅力,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其它艺术形式所不能替代的。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创作需要画家扎实的写实功力。随着当代美术创作的繁荣与发展,避世消极、不重视绘画的视觉性研究的传统文人画及脱离国情的受西方现代艺术影响而造成的大量临摹式的翻版作品,越来越难以与当今正在巨变的社会发展相协调,时代需要高尚的精品,需要展示时代精神的触及心灵的艺术作品。
  中国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特色在当代必须进入科学的分析与理性发展的阶段,传统的经验式的理论与师徒相传的技术已经不能适应社会文化的发展需要。当代中国画的发展须从绘画的视觉性研究与实践入手,重视写生,重视从生活中寻找感动,重视生活对当代艺术创作的品质提升、技术探讨以及形式创造等的重要作用,理性地看待封建社会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同时又鱼龙混杂的传统,传承我们民族文化艺术的精华,以真诚的美术专业精神与不懈的努力,共同推动民族艺术创作在当代的进步与发展。

上一篇:现代水墨人物画造型艺术的本体取向
下一篇:创建中国画的第三体系——重彩厚画法